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广州市儿童医疗保健机构药占比调查分析

作者: 王颖 张丽 蔡帆 晁洁 黄绪琼 杨婷婷 张建华

  [摘要]目的 调查分析广州市儿科药占比现状,为政府控制药占比、制定儿科补偿政策提供数据支持和科学依据。方法 自制调查表收集2010年1月~2012年12月广州市34所有儿科建制的医疗机构的业务收入数据,包括总业务收入、医疗收支、药物收支,运用描述性方法分析各级医院儿科药占比情况。结果(1)各级医院儿科药占比普遍较全院平均药占比高,其中一级及以下医院儿科平均药占比44.1%,二级医院54.6%,三级医院50.2%。儿科门诊及住院药占比最高均为二级医院,分别为37.6%、65.0%。(2)区级妇幼保健院儿科总体药占比低于同等级二级综合医院儿科,但其门诊药占比高于二级综合医院儿科门诊,达69.5%。结论 综合医院儿科药占比偏高,影响儿科正常运营,加大政府对综合医院儿科的财政补偿是控制药占比的关键。
  [关键词]儿科;药占比;综合医院;妇幼保健院
  [中图分类号]R95 [文献标识码]B [文章编号]2095-0616(2016)02-107-04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和医疗卫生改革的深入,由于政府对公立医院的补偿有限,药品收入逐步成为医院业务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医疗机构药品收入占业务总收入的比例,简称药占比。目前,我国医院平均药占比为60%以上,少数中小型医院达70%以上,而发达国家仅为5%~20%,可见药品收入已经成为我国大部分医院的主要经济支柱。医疗机构对药品收入的高度依赖,会严重影响医疗机构的长远发展。特别是实施取消药品加成政策后,部分医疗机构的收入可能会出现大幅度减少,这为机构的平稳运营带来了新的挑战。
  儿科是综合医院的弱势科室之一,与其他成人科室相比,普遍存在科研能力被削弱、学术水平下降、人才梯队断层、专科医疗资源少等问题。同时,在日益发展的儿童专科医院冲击下,综合医院中的儿科业务量日渐下降,已经出现萎缩现象。儿科为维持正常运营,便会更多地依赖药品收入,以此来提高业务收入。研究发现,目前绝大多数儿童医疗机构药品收入占总收入比例在40%以上,若此收入结构被新医改政策打破,主要收入渠道“断流”便会为其运营与发展带来不良影响。本研究对2010~2012年广州市34所医院儿科的药占比现状进行调查分析,探讨儿科临床收入结构的不足之处,以期能为政府制定儿科补偿政策提供数据支持和科学依据。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
  广州市34所有儿科建制的医疗机构,其中三级医院10所、二级医院21所(包括综合医院14所、区级妇幼保健院7所)、一级医院3所。所调查对象能基本反映出广州市儿童医疗机构的基本情况。
  1.2方法
  通过查阅文献,参考《2013中国卫生统计年鉴》,自编调查表。初编制的调查表进行预调查,根据预调查结果修订调查表内容,最后确定调查表分为两部分:一是被调查医院的基本资料,包括医院级别、所在区县等;二是被调查医院2010年1月~2012年12月的财务情况,包括医疗收支、药品收支等。由广州市卫生局下发调查表,各区卫生局负责组织辖区内医疗机构完成调查表填写和上报工作,各医疗机构财务科填写无误后由所在单位负责人审定、签名、加盖单位公章,并报送广州市卫生局。
  1.3质量控制
  各区卫生局监督辖区内医疗机构完成并上报调查表,各医疗机构行政办公室对本机构数据进行审核把关,确保数据真实性。调查表的上报包括电子版和纸质版,由经过统一培训的专员对数据进行清洗和逻辑检查,防止数据漏填和逻辑错误。
  1.4统计学方法
  采用Excel 2007建立数据库,对数据进行清洗和逻辑检查,应用SPSS20.0统计软件进行统计学分析。采用描述性方法分析广州市34所医疗卫生机构药品收入占业务收入比例情况,以均数作为描述统计指标。
  2.结果
  2.1医疗机构儿科及全院平均药占比
  广州市总体儿科药占比高于全院平均水平,特别是门诊药占比,比平均水平高15.4个百分点。另外,各级医院门诊药占比均高于住院药占比。儿科门诊及住院药占比普遍高于全院平均水平,三级医院住院药占比除外,其儿科药占比较全院平均水平低4.7%。比较各级医院儿科药占比,二级医院住院及门诊药占比均最高,分别为37.6%和65.8%。见表1~2。
  2.2区级妇幼保健院儿科与二级综合医院儿科药占比
  总体上看,广州市二级综合医院儿科药占比较区级妇幼保健院儿科药占比高2.01%。但住院与门诊药占比情况不相同,其中,二级综合医院儿科门诊药占比较妇幼保健院低5.7%,而住院药占比较妇幼保健院高8.2%,见表3。
  2.32010~2012年各级医院儿科药占比变化
  总体上看,2010-2012年间,广州市二级、三级医院儿科药占比均有下降趋势,但一级及以下医院儿科药占比持上升趋势。各级医院儿科住院药占比均下降,相比2010年的数据,二级医院下降幅度最大(6.4%),但其药占比仍是最高的。二级医院儿科门诊药占比呈稳定下降趋势,三级医院则变化不大,但一级及以下医院儿科门诊药占比呈上升趋势。2012年一级及以下医院儿科门诊药占比较2010年增长6.4%,见表4。
  3.讨论
  3.1综合医院儿科对药品收入依赖性较强
  本调查发现,广州市综合医院儿科总体药占比较全院平均水平高,特别是门诊药占比,较全院门诊平均药占比高出15%,这意味着儿科在很大程度上依赖药品收入来提高科室业务收入,这与儿科目前所面临的运营困境有关。一方面,广州市儿童专科医院以及区属妇幼保健院的崛起和日益发展,显示出了巨大的专科化诊治优势,吸引、分流了大部分患儿,这使得综合医院儿科诊疗量大减,削减了综合医院儿科的业务收入。另一方面,儿科较成人科室病种单一,辅助检查较少,收费项目少,医疗收入明显低于其他科室。综上,儿科的运营特点和专科医院带来的运营压力,造成综合医院儿科业务收入日趋下降,迫使其通过提高药品收入来增加科室业务收入,药占比便居高不下。
  3.2各等级医院儿科药占比不尽相同
  从调查数据可知,2010~2012年各级医院儿科药占比均有下降趋势(一级及以下医院除外),但相对其他等级医院,二级医院儿科的药占比仍最高。其中,二级综合医院儿科门诊药占比低于妇幼保健院儿科,但其住院药占比远高于妇幼保健院儿科。这是因为儿童住院就医更倾向于选择专科医院,妇幼保健院作为为妇女儿童提供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服务的专科机构,能为儿童提供多种医疗保健服务,临床上承担了更多的儿童医疗保健工作,于是二级综合医院儿科住院业务量低于同等级妇幼保健院,这造成二级综合医院儿科业务收入较同等级妇幼保健院低,便更依靠药品收入增加业务收入。这提示了,在取消药品加成政策的大背景下,综合医院儿科面临着比同等级妇幼保健院儿科更大的生存和发展挑战。
  3.3破除儿科“以药养医”,要加大财政补偿
  在医院自负盈亏、政府补偿不到位的运营现状下,儿科靠提高药品收入比例来弥补医疗收入低造成的业务收入下降。药占比居高不下,可能带来医生开大检查、病人买药不方便等问题,并非医院良性发展的合理方案,甚至会给弱势科室一儿科带来生存难题。解决儿科运营困局,加大政府财政补偿是关键,应探索建立并完善支持儿科发展的倾斜政策。另外,目前“新医改”提出逐步取消药品加成政策,这能在很大程度上降低医疗费用,引导医疗机构从“以药养医”向“以技养医”转变。但在药品收入占据着医院收入的大头的背景下,取消药品加成会造成医院收入的大幅度减少,严重触及到医疗机构的现实利益。特别是儿科这种“看病不赚钱,卖药赚钱”的科室,若医院和政府补偿不到位,更会将其推入无法正常运营的困境中。科室业务收入减少,医务人员的奖金和工资亦会下降,其工作效率和积极性也都会受到很大程度的影响。所以,要做好破除“以药养医”这项改革,首当其冲是要落实政府的投入责任,加大对综合医院儿科的财政补偿。
  目前儿科药占比普遍偏高,控制药占比是提高综合医院儿科竞争力、维持正常运营的重要渠道。政府要具体分析各等级医院儿科的运营现状,制定符合儿科特点的药占比标准和控制手段。同时要建立全新的儿科医疗补偿制度,探讨科学合理的补助方式,加大对综合医院儿科的财政补助,如此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药占比过高的问题,确保综合医院儿科在新医改政策下的平稳运营和可持续发展。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