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少年护宝记(连载三)

作者:未知

  编者的话   故事发生在1944年。一块“亮片”,两个少年,引出一段情节曲折、悬念迭出、富有传奇色彩的护宝故事。文中既有对传统文化遗产的生动诠释,又有对老北京民俗风情的细致描写;既有跌宕起伏的情节编织,又有个性鲜明的人物塑造。只要你一读起来,就会不忍释卷!
  6 发现了龙骨
  我大伯家那只要生产的兔子,被我们抱了回来。
  跟苏先生说的一个样,兔子被放进窝里之后,便四下里踅摸,不大的工夫,就开始盗洞了。不过,兔子毕竟是兔子,跟我和小山子想的不一样,它并没有按照我们的意思,朝着隔壁协和医院里头盗,而是朝着我家的房子盗了过去。眼瞅着盗偏了,我跟小山子赶紧把洞给堵上了,让它再重新盗一个。但兔子大概是累了,或者是不情愿搭理我俩,就歇了,躺在干草上,呼哧呼哧地喘气,大肚子一鼓一瘪的。
  晚上,我跟小山子商量得留人值守,防备着郝大牙。这两天,他总是在我家门口转悠,有时候敲锣,吆喝:“�R�R人儿!糖豆、花生、瓜子、馋掉牙的菠萝蜜――有破烂的换喽!”有时什么都不吆喝,就直愣着俩眯缝眼,朝我们院儿里头瞅。他心里头的想法,让人琢磨不透。
  兔子到底是等不及了,继续盗洞,到了后半夜,小山子冲进了屋,把我从炕上拽起来。月亮底下,一个大洞,黑黝黝地张着大嘴,出现在了兔子窝里!我忙用手探探,朝向的是隔壁,一点儿没错,我跟小山子乐得直蹦高!
  兔子盗出来的土,被我们小心谨慎地收集在了一个筐子里。之后,按照苏先生教给的方法,找了个筛子,细细地筛。土渐渐地漏了下去,筛子里,留下了几块骨头样的碎片。细瞧,有些�}人,碎骨头片竟然是死人脑袋上的,有眼眶、有鼻子、还有龇着的大牙。天呢!从来就没这么近地瞅过这种东西,我心里不由得一个劲儿地发紧。
  我们盼着天快点儿亮。天亮了,赶紧去报告苏先生。
  月亮在天上挂着,把地面上照得白花花的,守着�}人的碎骨头片,再加上凄惨惨的月光,让我心里头一个劲儿地打颤。忽然,有只野猫不知道从哪儿窜了过来,从我俩眼前“唰”地闪了过去,幽灵一样。我心里头不由得一激灵,浑身上下立即出了一层鸡皮疙瘩,头发根都立了起来。我连忙抓住了小山子的手,仿佛只要是抓着了他的手,心里头就有了保障,可是小山子的手,这时也在打着颤。
  我俩紧紧地靠在一起。他面朝北,我面朝南,相互使劲地靠着,尽可能地不去瞅那些东西,这样似乎才觉得安全了些。
  天渐渐地亮了,东边露出了鱼肚白。我们的胆子渐渐地大了起来,再瞅一眼碎骨头片,心里头也不再那么害怕了。于是,我跟小山子把它们捡起来细瞅,翻过来掉过去,还凑近了鼻尖闻闻。可无论如何,也瞧不出个所以然来。捧着那几块碎骨头片,我们开始胡乱地猜测。
  我感到非常奇怪,豫亲王的府里,怎么会在地底下埋藏着这些东西。而小山子则不以为然,他跟着曹麻子学说书,在古书里头,尽是帝王将相的故事,其中就有清朝光绪年间的一个妃子,被秘密投进水井里的事,所以他觉得不怪。他说:“哪朝哪代,哪个王公贵族的王府里,没出过命案?没几个冤死鬼?更何况这个豫亲王,何等的人物?那可是多尔衮的儿子!他的府上,弄死个人,不跟掐死个小鸡子似的那么简单?弄死了,不就趁着月黑风高,悄悄在院子里的角落里给埋了?这些碎骨头片,说不定是哪个倒霉蛋的呢!”
  尽管觉得小山子说得在理,可是转念一想,新问题又来了。我问小山子:“先前的那些‘亮片’怎么解释呢?它可是跟苏先生讲课挂图上画的‘北京猿人’使用的工具一模一样呢!”小山子琢磨了一阵,摇头,“可真是的,如果‘亮片’真是猿人们使用过的玩意,那这里头的谜,可就大了去了!或许,调几个警察局的侦探过来,才能弄明白!”
  天终于大亮了。没顾上吃早饭,我就着急忙慌地赶去了学校。学校里还没人,先生们也没到,我就自己坐在了教室里。一宿几乎没怎么睡,坐下来之后,便觉得头重脚轻了起来。很快我就睡着了。
  我做了个梦,梦见了郝大牙。他没敲锣,也没推排子车,而是端着日本鬼子的大杆枪,上着刺刀,刺刀上挂着日本的膏药旗,龇牙咧嘴地朝着我家窜了过来。我出门时,嘱咐过小山子,叫他好好地看着那些碎骨头片。可是,这会小山子却没了人影,碎骨头片就明晃晃地暴露在了院子里头。郝大牙端着枪眼瞅着就要进院儿了,他一面跑一面喊:“东西地交出来,统统地交出来,不交地,死啦死啦地!”这时候,我急忙要冲上去阻拦,可是,哪里还动弹得了?只觉得浑身上下被绳子捆住了一样,起不来身,迈不开步。我就挣扎、呼喊,可是没想到,连呼喊也喊不出来了,嗓子眼被破布堵住了一样。我这个急呀,急呀……
  我被同学们给捅醒了。他们瞧着我乐,问我:“你这是干吗呢?撒癔症呢?瞅你把桌子给踹的,土坯都掉地上了!”
  我没顾上搭理他们,慌忙跑向了苏先生的办公室。
  可是我被告知,苏先生今天不来,请假了!
  7 ��骨丢了
  苏先生两三天没来学校。这可真是够急人的。我跟小山子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兔子盗出来的碎骨头片,跟之前那些“亮片”不一样,肯定不会是什么好玩意,更谈不上是什么宝贝,不如早点儿扔了。在家里头存放着,�}人不说,也怪晦气的。
  小山子这阵子不知道是怎么了,总要跟我拧着劲儿。早先是我说什么,他就是什么,可是这回我说要把死人骨头给扔了,他却拦着不让。他说:“先放在兔子窝里,不碍事。人家孔师傅这辈子就跟墓地打交道,不是挖这儿就是盗那儿的,怎么了?不是好好儿的吗?”其实我也有些犹豫,没真的想扔那些东西,毕竟是好不容易得来的,况且苏先生还没见到呢。于是,我就任由着他,把那些东西放在了兔子窝里,表面上用烂草盖着。
  我大伯金茂捎来了信,说是我二哥成江一直没找见。全村子人沿着永定河一路朝下游找了好几十里地,也没见着尸首,估计人已经没有了。
  成江投河了之后,全村的乡亲帮忙凑钱,还清了“四霸天”的高利贷,可我大妈仍然整天在河边上喊:“成江啊,儿!儿呀!你怎么就那么想不开!丢了钱,欠了高利贷,爹妈也不会埋怨你的呀,你快回来,快回来啊!”几天之后,她便一病不起,现在吃喝拉撒全都在炕上。我妈知道了,心里头不安定,惦记着我大妈,就说要去瞧瞧,估计要住上一阵子,伺候我大妈。她跟我商量着不带我去了,怕耽误我的功课。   我妈问我:“成吗?一个人在家胆小不?”
  我想了想,说:“成,不胆小。再说,还有小山子跟我做伴呢。”
  其实,我妈说要去龙泉寺看我大妈时,我是真想跟着一块儿去,瞧瞧我大妈。我大妈对我可好了,只要是我一去,她就给我做好吃的。她的手也巧,摆弄出来的什么都好吃。我去了,她就给我炸油香、炸春卷、捻靠姥(莜面卷儿)、焖羊肉抓饭。还让成江上树给我摘枣、摘梨、摘核桃,好东西吃也吃不完。可是我一要上学,二呢,兔子窝里还有碎骨头片,我得等着苏先生呢。
  我妈走了之后,我心里就开始没着没落的。一会儿想我大妈;一会儿想碎骨头片;一会儿又想苏先生。我跟小山子叨唠:“这苏先生怎么还不来上课呢?人哪儿去了?”
  过了两天,苏先生来了。
  他拿着教鞭走进教室的时候,我心里一阵高兴,立马就跑上前拽住他的手,兴奋地问他:“研究出来了吗?那些‘亮片’是宝贝吗?”另外,我还想告诉他,兔子又盗出来了一些碎骨头片,让他赶紧去我家瞅瞅。苏先生把我的手推开了。他瞅了眼教室里的同学,说:“大家伙先预习。鹰子你跟我来办公室一趟。你最近的作业怎么总是出岔子呢?你瞅瞅,我这两天请假不在,你把作业做成什么样了?字也写得跟蜘蛛爬似的!到我办公室反省!”
  苏先生把我带到了他的办公室。办公室里头没人,其他老师都上课去了。他关上门,又从破窗户洞里朝外头瞅了两眼,然后捏着我的肩膀说:“鹰子,那是个宝贝!是个大宝贝!”说宝贝的时候,苏先生两眼放光,兴奋得就像个孩子似的。
  原来,苏先生这两天请假,全是为了那个“亮片”。他去了北京大学,找了一位叫裴文中的教授。裴教授是古人类学的专家。苏先生说:“经过裴教授的鉴定,你猜测的没错,那个‘亮片’就是“北京猿人”当年使用过的工具!”
  天啊!苏先生的话,让我惊讶不已。我一直觉得那些“亮片”锃光瓦亮、油润滑腻的,应该是个好东西,或许是个宝贝!可怎么也没想到,那不仅是好东西,竟然还是69万年之前的好宝贝!
  瞅着我惊讶不已的样子,苏先生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鹰子,你跟小山子为国家立了一大功!”我眨巴着眼,不明白,怎么就立功了呢?就说那好东西是猿人们的工具,是几十万年之前的稀罕物,可跟功劳不功劳的怎么扯得上呢?
  苏先生说:“鹰子,我跟你从头说起吧!”
  原来,在1929年的时候,一件震撼学术界的奇迹发生了:在房山周口店龙骨山上,发现了第一个完整的“北京猿人”头盖骨!这就是人们说的龙骨!
  谁发现的?怎么发现的呢?
  别急,耐下性子,咱们听苏先生慢慢说:
  1929年的夏天,北京大学的学者们到房山进行考古发掘,寻找“北京猿人”的龙骨化石。北平房山的那座龙骨山上,早在1929年之前的七八年,就曾挖掘出了一些龙骨,之后不久,经过学术界权威鉴定,这些龙骨化石就被命名为了“北京猿人”。
  可是,这次考察组进山后,却一直没有收获,渐渐地,大家便开始有些泄气。转眼,冬天到了,天冷了,雪花一飘,大风一吹,手都伸不出去了。于是,就有人提出来收手,等以后再说。就在大家收拾家伙,整理行装,准备撤出龙骨山时,嘿,巧了!有人突然发现了一个十分隐秘的小山洞!再细瞧,洞还很深,用手电筒往里头照照,深不见底。
  这个洞,激起了大家的兴趣,就琢磨着要进去瞧瞧。可是,山洞的洞口十分狭小,只有一条很窄的裂缝,可以容下一个人侧身出入。为了探明虚实,裴文中教授不顾危险,一个人钻了进去。进到洞里头细细地一瞧,他俩巴掌一拍,高兴极了!原来在这里,他意外地发现了许多动物的龙骨化石!
  发现了山洞里面有动物的龙骨化石,真正的考古就此开始了。
  那一年12月2日下午4点,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呼啸的寒风在山野里头吹着,山洞里更是漆黑寒冷。但是,裴先生和其他考古人员依旧在昏黄的蜡烛光下聚精会神地工作。突然,裴先生一镐头下去,刨出来了东西,扒拉开浮土一瞧,他不由得高兴地喊叫起来:“是猿人! 是龙骨!”大家一下子便全围拢了过来。果然,这真就是一个猿人的头盖骨!
  当时人们的那个兴奋劲儿,就甭提了!苏先生说:“鹰子,你是不知道啊,‘北京猿人’遗址及龙骨化石的发现,是世界古人类学研究史上的大事。到现今为止,还没有哪一个古人类遗址,像咱们北平房山周口店‘北京猿人’遗址这样拥有如此众多的古人类、古文化、古动物化石!‘北京猿人’龙骨化石是世界科学界众所瞩目的稀世瑰宝!那次挖掘,裴先生他们一共挖出来了二百多块猿人碎骨,还有就是你们发现的那些个‘亮片’ !”
  我眨巴眨巴眼睛,瞅瞅苏先生,把因为惊讶而一直张着的嘴闭上,咂巴了几下,回了回味儿,然后问苏先生:“后�恚�那后来呢?”苏先生说:“先甭说后来了,你赶紧跟我说说,后来兔子又盗洞了吗?”我这才想起了碎骨头片的事,忙说:“盗了盗了,又盗出来了好多碎骨头片呢!鼻子、眼眶、嘴、大牙!”
  苏先生听我这么一说,立即问:“搁哪儿了?”
  我忙回答:“在我家兔子窝里呢!”
  苏先生没再说什么,拉起我来,就朝着我家跑去。他一边跑一边说:“鹰子,你立了一大功,知道吗?现在全天下的人,都盯着找这些碎骨头片呢!”我问他:“为什么找碎骨头片?”他说:“刚才不是说了吗?‘北京猿人’的龙骨化石,是无价之宝,但愿你那几块碎骨头片就是龙骨化石!”
  很快,我们就跑到了家。小山子正在喂兔子。瞅见苏先生跟我呼哧带喘的样子,他就知道我们是奔着什么来的了。他的脸,在那会儿“唰”地红了一下。不过,我没工夫理会,也没工夫注意,跑到兔子窝跟前,掀开地面上的烂草,伸手就要抓。
  可是,地上空空的,什么也没有了。
  我问小山子:“那些碎骨头片呢?!”
  8 龙骨之谜
  其实,我一直很纳闷两件事:一个是,苏先生的挂图上,“北京猿人”明明使用的工具是石头的,可我们捡到的那些却不是;另一个是,“北京猿人”曾经使用过的工具,怎么会跑到协和医院里头来,并且还被埋在了地底下?   “第一个问题好解释”。裴先生说了:“‘北京猿人’使用的工具有石头的,也有动物骨头的。你不是说,把‘亮片’放进水里实验,它在水上漂着吗?经过裴先生鉴定,那个东西,就是骨头。不过,要说第二个问题,解释起来可就有些费劲了。”苏先生说,“简单说吧,‘北京猿人’虽然不是最早的人类,但作为从猿到人中间环节的代表,被称为‘古人类全部历史中最有意义最动人的发现’,因此,‘北京猿人’化石的珍贵可想而知。裴先生他们发现了这些东西之后,如获至宝,立即把它们送进了城里。是裴先生亲自坐着汽车去的,他用自己的两床被子和褥子、毡子,包着这些稀世珍宝,亲自护送。”
  “放哪儿了?”我急忙插嘴问。
  苏先生说:“‘北京猿人’的龙骨化石,起先一直保存在协和医院,供德国古人类学家魏敦瑞先生做�W术研究。可是,‘七七卢沟桥事变’的枪声一响,战事一起来,北平城里头一乱,协和医院也乱起来,这‘北京猿人’龙骨化石就找不见了!”
  “怎么会呢?”听苏老师说龙骨不见了,我心里头急得突突直跳,不禁又插嘴问,“真的找不见了?!太离奇了!”按说,北平有个规矩,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能随便插嘴。
  苏先生说:“是,是很离奇!日本人一来,美国人一逃,这些龙骨化石就再没了下落!”
  “怎么就会没下落了呢?”我急忙再问,“丢了?交给了美国人,怎么就会没下落了呢?难不成,被日本人给偷去了?”
  “坊间有这么猜测的,也有说是美国人给带走了。不过,都只是些猜测。”苏先生也显得十分遗憾,他说,“龙骨化石丢得确实蹊跷,也确实再没了下落!如今,有关‘北京猿人’化石的所在,一直是个谜!”
  苏先生的话让我的心整个都凉了,比发现兔子窝里头的碎骨头片不见了还要凉。
  9 谁挖走了龙骨
  裴先生鉴定出我们捡到的“亮片”是“北京猿人”当年使用的工具,这就让曾经扑朔迷离的龙骨化石失踪之谜,又有了一条全新的线索。如果经过他的鉴定,我们第二次捡到的那些碎骨头片也是“北京猿人”的龙骨化石的话,那就什么话都甭说了,世间所有的谜团,就不再存在了。细细地一想,要说立功,还得说我们养活的那些兔子,没有它们,那些龙骨化石就是在地底下再埋一百年,也不会有人找见。要是没人找见,那谜团可不就越滚越大,越来越玄乎了吗?
  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找到那些碎骨头片。
  我问小山子:“你看的家,那些东西给看哪儿去了?”
  一开始,他低着头,不说话,两只脚轮番在地面上瞎划拉,俩手也不停地在一块儿瞎捏弄。
  我便有些急了,拽住他的胳膊,问他:“哪儿去了?说话!哑巴了?”
  小山子被逼得没法了,支支吾吾地说扔了。我逼问他扔哪儿了?他见实在没了退路,只好把实话撂了。
  原来,他不让我扔那些碎骨头片,是有自己的小算盘。其实,他跟盗墓的孔师傅偷偷说手里有个好东西时,那个小算盘便有了。他想把那个“亮片”出手,换钱,可是当时没跟孔师傅谈好价钱。孔师傅瞅瞅“亮片”,觉得应该是个什么古物,但是,一时又不知道能值多少钱,就出价十法币。可是,小山子坚持不要法币,说法币贬值得厉害,不值钱。小山子要十个大子儿,孔师傅就没再跟他交易。
  后来,孔师傅应该是醒过闷儿来了,就主动找小山子说同意给他十个大子儿。小山子当时有点舍不得了,但是,他还是把那些碎骨头片给了孔师傅。随后小山子对孔师傅说:“一个地方淘换的,要是古物就都是古物,要是能换钱发财,都能发财。”
  我听说他把那些东西卖给了孔师傅,就跟他急了,我说:“你糊涂啊,那万一要是几十万年前的珍宝,你把它给了孔师傅,孔师傅再一倒手给了日本人,那你可不就是国家的罪人了吗?”
  小山子用手挠挠脑袋,嘬嘬牙花子,露出了悔意和委屈。他嘟嘟囔囔地说:“其实,我也知道不能那么做。可是,可是婶子走了,给你撂下的钱不多,我就是想,想用它换俩活钱,因为,因为,这些日子,我师傅曹麻子害病,下不了地,他一分钱的进项也没有,他没进项,我就更甭提了,整天饿肚子……”小山子说着,俩眼就红了起来。看着他的样子怪可怜的,我心里也一阵阵地发酸。
  小山子让我跟苏先生商量,要不就请裴先生过来,我们把隔壁协和医院的地面挖开,有了碎骨头片,直接让裴先生鉴定。我想了下,觉得不行。裴先生是谁呀?天底下有名的教授,他要是在我们这儿一出现,那还不等于把地底下埋着珍宝的事给广播了吗?这事不能让日本人知道。苏先生支持我的想法,说裴先生绝不能公开露面。现如今,是日本人的天下,要挖掘,得秘密着来,要不,无论挖出什么珍宝,也都得被日本人给抢了去。
  我觉得,再让兔子盗洞,是不可能的了,况且时间上也不把牢,谁也说不准它什么时候才能产子盗洞。俗话说,夜长梦多,那些龙骨化石可是最显鼻子显眼的东西,好比是一条大鱼,只要是稍微露出一丁点儿腥味来,所有的猫就会“嗖嗖”地窜过来,朝它咬上两口!
  小山子问我:“那可怎么办?要不,我去孔师傅那儿借个洛阳铲,咱们自己盗洞,挖出碎骨头片,拿去让裴先生鉴定?”我想了想,觉得可行。洛阳铲我见过,一个不大点儿的小铲子,说是铲子,却是一个圆筒的形状,把它扎进土里,就能把地底下的土带上来,不显山不露水,就跟兔子们盗洞是一个样,只在地面上留下一个不大点儿的小窟窿。
  我跟小山子正商量着,就听隔壁协和医院里传来了“咣当咣当”的响声。坏了,是不是地底下的秘密被发现了,日本人开始挖掘了?
  我俩忙爬上墙头朝那院里头瞧,原来是锅炉房的俩小伙计大蛋和二蛋,在忙活着修理地下管线。洋人很会享受,他们在建医院时,为了取暖,弄了个锅炉,把锅炉里头的水烧热了,再让热乎水顺着水管子流进楼房的每一间屋里头。这样,寒冬腊月里,屋里头就跟春天一样暖和了。从锅炉房里出来的水管要先走地下,再从地下钻出来,进入楼房,这样,协和医院的院子里头,就有一条老长的地下通道,所有的管线就在通道里头。   看见俩小伙计打开地面上的井盖,钻入地下,我忽然就有了个新主意,不如来个干脆的,就在我家屋里头盗洞,朝着协和医院里头挖条暗道,就跟小伙计钻的地下通道似的。我们把暗道挖好了,在里头取土,这样再牢稳不过了!
  小山子听了,觉得行是行,可是却有些担心:“挖暗道,要是塌方了可怎么办?不把咱俩给活埋了吗?”我说:“你忘了我爸是干什么的了吗?挖煤的呀!在地下挖煤,那暗道里头不是都用木棍子支着吗?这样,咱们怎么会被活埋了呢?”小山子一拍大腿说:“还是你行!我这榆木疙瘩脑袋,怎么就转不过来了呢!”
  俩人商量好了,小山子就出去张罗工具。镐啊,锹啊,缺了哪样事也干不了。可是,他刚要出门,又转身回来了。我问他:“怎么了?”他问我:“真挖你家屋里的地?”我说:“可不是真挖吗?假挖,能挖出龙骨化石吗?”随后,我明白了,他是怕我们把屋里的地挖了,不好交代,就说:“没事的,反正我妈得个十天半个月才能回来呢,咱们挖完了,再填上,踩结实了,不就什么也瞧不出来了吗?”小山子点头,又跑了出去。可是,不大一会儿,他再次转身回来了。我很惊奇,刚要问他又怎么了,小山子拿手指指院儿外头。这时,一阵“�R�R”的锣声传了过来。
  为了躲着郝大牙,我们把挖地的时间推迟了一天。
  第二天,在开挖之前,我跟小山子商量,得有一个人值守。他明白了,就出屋趴在墙头上对着协和医院那头观望。我家的那只小黄狗似乎也瞧出了什么,跑到大门口卧下,俩眼紧盯着胡同。我往手心里吐了口唾沫,就抄起了大镐。
  “坏了!”
  我把大镐刚举过头顶,正要朝下刨的工夫,小山子急火火地跑了进来!
  “坏了!没了!”
  什么坏了?什么没了?
  我正纳闷呢,就被小山子不由分说地拽出了屋,又稀里糊涂地被他推上了墙头。
  真是坏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我瞅了一眼协和医院原先堆放灰土的地方,心就跟掉进了冰窟窿里头似的,一下就凉到底了!昨儿个还好好的呢,这会儿怎么就底儿朝天地被挖了?
  谁干的呢?
  埋着龙骨化石的土被挖哪儿去了?
  10 日本人来搜查
  我跟小山子使劲地琢磨,到底是谁挖走了那层土?
  小山子很肯定地说:“是日本人,要不谁能在协和医院里头随意地挖呢?医院他们占着,别人挖也不能够啊!”我觉得小山子说得在理,除了他们自己想挖就挖,别人还真的动不了手。要想偷着干,光天化日的没法挖;夜里探照灯一照,亮得跟白昼一样,还是没法挖。再者说了,那么一大层土,挖出来了,怎么弄走呢?不得车吗?不得马吗?那得是多么大的动静?在日本人的眼皮子底下,怎么可能做得到呢?
  那么,日本人为什么要突然把那层土给挖走了呢?是他们发觉了什么?知道了龙骨化石的秘密?小山子说:“备不住!日本人的眼线多了去了,特高科,侦缉队,�有打着各种旗号的商会,株式会社,包括郝大牙也有嫌疑,他怎么总是敲着锣,在胡同里头瞎转悠呢?尤其是他那对小眯缝眼,每眨巴一下,都像是在琢磨着什么坏主意。”
  整整一天,我跟小山子心里头都慌慌的,没着没落。
  怎么回事呢?是谁动了那层土?心里头琢磨着,应该是日本人,可是又存着侥幸,想着不会是日本人。想着,琢磨着,这心里头,就跟有十五个水桶打水似的,七上八下,安定不下来。最主要的是,总觉得那些珍宝要是真让日本人给挖走了,实在心有不甘。中国的东西,归了人家,任谁也不好受。
  最后,我俩实在是待不下去了,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吃也吃不下,喝也喝不下,总是觉得心里头堵着个东西,就要去那院儿瞅瞅,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进了协和医院,走近了原先堆放灰土的地方,围着圈儿,瞅了几眼被挖得深深的大坑。之后,我们就又朝四周望去,找那堆土。这么大的一个深坑,总会有堆土。可是,四周却什么也没有。不对呀!我心想:若真是日本人发现了秘密,挖了这里的土,他们应该当下就筛选啊,怎么就不见一丁点儿土呢?难道是怕泄露秘密,直接把土给运走了?运到某间屋子里头,暗下里筛选去了?可是那么多土,使车推,使筐抬,也得好些趟吧?车辙啊,土渣子啊,肯定不少,可院子里头却不见一丁点儿的痕迹呢?俩小伙计给扫干净了吗?
  想到了俩小伙计,我们就朝着锅炉房走去。我们在这院儿,也就只认得烧锅炉的炉头儿师傅,和他手下的俩小伙计。眼瞅着,就走近了锅炉房。这时,小山子拽了我一下。随着他的目光,我往地下一瞅。天呢,土渣子!终于发现土渣子了!我心里一阵扑通。顺着土渣子往前,就是锅炉房。
  锅炉房的门大开着,俩小伙计推着车正要往外头走,忽地瞅见我俩,忙打招呼。“你俩来了,正好。”大蛋说,“帮我们个忙!”小山子问:“帮什么忙?你说话。”二蛋嘴快:“筛土!筛土!”一听说筛土,我的心里头又轰的一下,怦怦地乱跳起来。难道那些土,在锅炉房里头?
  果然是。
  虚惊一场。
  原来,那天大蛋二蛋钻地下通道,是为了全面检查冬天取暖的地下水管。他们检查到原先堆放灰土的地方,查出了问题。水管子锈烂了,在地下作业不方便,就把上头的土层给挖了。土在北平城里是很金贵的东西,家家烧煤,都得往里头掺些黄土,不掺黄土,煤就不着。而挖出来的那些土,炉头儿师傅一瞅是上好的黄土,就让小伙计推进了锅炉房。等筛过了,留着掺进煤里烧火。地上的那个大坑,等修好了水管子,再用锅炉里烧出来的灰渣子回填。
  知道了这一情况,我跟小山子心里一下就透亮了,不扑腾了,也不堵得慌了,浑身上下就来了劲儿。我俩忙说:“没问题,咱们谁跟谁呀?来,招呼!”说着,就走进锅炉房。
  我抄起了铁锹,小山子蹲在地上端着筛子。我铲起一锹土,朝着筛子倒了进去,小山子双手一晃悠,筛子就“唰唰”地转悠了起来。不大一会儿,细土漏了下去,渣子留在了筛网上。细细一瞅,有不少碎骨头片!   我跟小山子一阵暗喜,喜得脑门上一个劲儿地冒汗。可是大蛋二蛋却忽然惊叫了起来:“死人骨头!死人骨头!”瞅着他俩被吓得直朝后退的狼狈样儿,我们就故意吓唬他俩。我说:“听说这儿早先是个王府?”小山子答:“对。”我说:“听说王府里经常闹鬼?”小山子说:“那可不是!那些个鬼,可都是冤死鬼,整天哭爹喊娘,叫冤枉,你瞅瞅,这不是冤死鬼的骨头是什么?”他抄起一块眼眶子骨头:“瞅瞅,吓人吧?鬼!冤死鬼!”我忙上前推大蛋二蛋,让他俩离开,站得远一点,省得看了晚上睡觉做恶梦。
  他们的师傅炉头儿听见我们这边说鬼呀神的,就忙着赶了过来,一瞅小山子手里的骨头,立即闭上眼,还拿手遮挡上,说:“快着,快着,把它给我填进炉子里头,烧了!烧了!”说着就让俩小伙计过来。小伙计呢,战战兢兢地握着铁锨要朝我们这边凑。我立即说:“不能烧,烧了多晦气,赶明儿,还不得有冤死鬼过来跟您折腾?”小山子忙接上说:“还是让我们把这些东西拿出去埋了吧!不都是�f入土为安吗?埋了,既算您的功德,也免了鬼来闹腾!”炉头儿师傅听了,便扬手说:“麻利儿的,赶紧拿出去,远远地埋了!”我跟小山子得了命令,赶紧找了个口袋把碎骨头片装进去,急急忙忙地走了。“走远点儿!”炉头儿师傅还在身后喊,“最好扔到城外头去!”
  在协和医院的院子里,我们碰上了几个日本人,他们不停地打量我们手里的口袋。但是,由于身后有炉头儿师傅跟着,日本人也没有为难我们俩。
  碎骨头片弄到手了,我跟小山子那个高兴劲儿啊,就甭提了!我们马不停蹄地把东西送到了苏先生家。回来之后,我跟小山子说得庆贺一下。小山子说:“我也是这么个想法,必须得庆贺一下。要是那东西真就是龙骨化石,天啊,那咱们可是办了件多么了不起的事!俗话说,土地爷打喷嚏,咱们可是出口了神气。”我附和着:“简直就是惊天动地的神气!”
  筛了黄土,又跑了趟远道去了苏先生家,说实话,把我俩累得够呛。不过,说到庆贺,自然就想到了好吃的,我俩的精神头儿又旺了起来。
  此时,西下的太阳,被托举在了房尖的烟囱上。各家各户烟囱里冒出来的炊烟,在明晃晃的光亮下弥漫,秋日的阳光很暖和,含混在炊烟里的饭香味十分迷人,让我们同时都感到了肚子里的空虚。
  小山子说:“我喜欢炸灌肠,外焦里嫩,蘸上蒜汁儿,那叫一个香酥脆嫩!”我则说:“我喜欢茶汤,那东西喝到嘴里喷香的!”
  说到这儿,我们俩就翻各自身上的零钱。往一堆儿凑的时候,小山子就说了起来。
  “你会炖我的炖冻豆腐,你来炖我的炖冻豆腐,你不会炖我的炖冻豆腐,别胡炖乱炖我的炖冻豆腐……”
  正说着曹麻子教给他的绕口令,忽听外头“乌哩哇啦”一阵呼喊,院门被“咣当”一下猛地撞开了!孔师傅在前,一队日本人在后,不由分说地就冲进了院子里!
  (日本人的到来所欲何为?
  精彩请看下期。)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