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新读写与传统读写的角力

作者:未知

  【摘 要】如今,信息技术的空前快速发展带来了时代的转型,与数字技术紧密相连的新读写也蔓延至教育场所的读写实践中。本文主要针对商科学生在小组任务中的阅读活动,探究新读写与传统读写在其中的影响。
  【关键词】新读写;传统读写;小组合作
  中图分类号: G642.0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2095-2457(2018)23-0298-002
  DOI:10.19694/j.cnki.issn2095-2457.2018.23.137
  【Abstract】Nowadays,the unprecedented rapid development of information technology has brought about an era of transformation.New literacy,which is closely linked with digital technology,has also spread to the practice of reading and writing in educational places.This paper focuses on the reading activities in group work of business and management students,and explores the impact of new literacies and traditional literacies.
  【Key words】New literacies;Traditional literacies;Group work
  0 引言
  如今,信息技术的空前快速发展带来了时代的转型,与数字技术紧密相连的新读写也开始对教育场所的读写实践产生了影响。已有学者对将技术、数字设备或电子学习引入年轻人的学校教育的可行性进行了实证研究(Crook等,2008)。鉴于技术和电子读写确实有助于教师和学生体验更有效的学习过程,一些学者开始意识到,学术活动中的传统读写媒介,特别是印刷文字读写,受到了电子读写崛起的威胁,电子读写的显著优势已经使学生大大受益。然而,电子读写的未来也处于一种自相矛盾的状态,因为此前的研究对这种变化的速度和程度进行了质疑,认为我们将长期处于一个“过渡阶段”(Warschauer,2007,42)。
  1 研究对象及方法
  本研究选取的研究对象是正在英��几所高等院校攻读商科的中国学生。高校中的商科专业,目的在于培养专业的商务人才,因此,教师倾向于鼓励学生更多参与实践活动。通常情况下,商科学生常常需要完成案例研究,项目研究及报告撰写等任务,在这个过程中,对学生的学术读写能力训练也是重要的一部分。而团队合作在商务活动中扮演着重要的作用,因此,学生的任务多以小组合作的方式完成。在这里主要探讨的是学生在小组任务中的阅读活动。而小组合作机制能否顺利运作,与每个组员的个体行为都有关联。为了建立完整的小组合作机制,应该将小组合作看成包括独立作业与共同作业的各类相关活动的集合,尤其是独立作业,它是小组合作成功的前提。
  除观察法之外,本研究也采用访谈形式获取了个人反馈。由于地域问题,除了面对面的交流,还利用了网络通讯工具如Skype。访谈包含了封闭式问题和开放式问题。Williams(2007)指出,使用日志和照片的形式记录研究对象的读写活动是有不足之处的,因为参与者有时意识不到他们处在读写活动中。因此,为了“获得学生读写活动更有代表性的场景”,她建议“建立个性化清单”来记录参与者的读写活动,不仅可以量化不同的读写活动,还有助于识别参与者读写活动的类别。但是,研究对象可能会发现,记录某项活动发生的次数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此,在建立清单之前,本文研究对象被要求记录下每一周与阅读活动相关的所有行为,随后进行简短访谈,确认更加精确的阅读活动清单,并以电子邮件的形式发送给所有研究对象。另外,小组成员在独立作业和小组合作中的阅读活动并不完全相同。因此,研究者建立了两种清单用以区别。除清单外,研究者参与小组会面,以照片记录作为辅助形式,同时,和每一位组员进行了简短谈话,以了解整组情况。研究对象反馈清单之后,研究者对他们进行深入访谈。考虑到研究对象都有中文能力,所有的访谈及清单都以中文形式呈现,有助于避免翻译的不准确。
  研究过程中,研究对象参与的课程内容本身不造成影响。另外,研究本身不涉及写作活动,但写作活动与阅读活动是紧密相连的,因此,在研究中也有所显现,但不是本研究的重点。
  2 独立作业中的阅读活动
  如前文中所提到的那样,小组合作中包含了独立作业形式。每个组员必须阅读各种材料,并从中收集有用信息以作探讨之用。在反馈的清单中可以发现,在独立作业过程中,电子读写活动,尤其是互联网阅读活动占据了重要地位。
  在准备撰写一份关于评估股票并为投资者提供建议的报告时,学生X被要求阅读某家公司的财务报告,观察这家公司的总体情况,包括运作机制,业内专家评论等等,同时,为了更好的了解这家公司的业绩,需要探究宏观经济环境,比如相关行业的情况与发展形势,政府政策等等。在这个过程中,X主要使用了互联网。她认为,一些大型门户网站非常有用,可以找到国际股票市场,国际财经突发新闻,政府现行政策的重要变革等各类信息。
  在学生M的任务中,情况有细微差别。她的小组正在进行一项管理学案例研究,关注的是管理策略以及公司运营特点,因此不需要太多数据研究。但是M及其组员仍然需要互联网的帮助,例如,登录该公司官方网站了解公司概况。同时,课程教师推荐学生观看介绍该公司结构、优势及历史的电视节目。另外,M还需要阅读期刊文章,了解学者对此案例的观点与分析,以获得相关背景知识。M认为,他人的观点在一定程度上给她提供了思路。   研究�ο蠖急硎荆�他们很少会用到课本。课程教师确实会建议学生购买课本以学习相关理论,但是,一些研究对象选择从互联网上搜索相关信息,原因是“印刷的书本太重并且昂贵”。而另一些研究对象购买了大部分课本,因为相比互联网信息,“书本上的理论结构更清晰”。但大部分人也承认很少会阅读课本。在阅读各种材料或观看视频时,研究对象通常用纸笔进行记录。在小组会面之前,他们会不断阅读笔记,确保可以在会面时向组员们展示结构清晰的信息。另外,在完成作业过程中,需要与组员及课程教师进行交流,反馈清单显示,电子邮件使用频率是非常高的。研究对象都认为,“电话交流对于非英语使用者来说会有些难度,读邮件就容易多了。”
  3 共同作业中的阅读活动
  研究对象在与组员会面并参与讨论时,阅读活动的频率大大少于独立作业时的频率,这一点清楚地反映在了反馈清单中。
  小组会面时,每一位组员需要展示各自收集的话题信息以及关于该话题的思考,但形式不限。学生H表示,惯于使用PPT的形式,因为组员可以“更清楚地”阅读信息。而学生Z则偏向于分发印刷材料或PPT讲义供组员阅读,这样“组员更容易理解我的想法”。
  H和组员们已经完成了相关案例的五个非正式报告,但还需要以此为基础,完成一份最终报告。学生将非正式报告交给教师后,教师会以纸质文件的形式反馈建议与意见,这对于撰写最终报告是很重要的。同时,学生还需要阅读更多的新材料,来补充完善之前的非正式报告,并撰写最终报告。另外,教师会给所有小组以电子邮件的形式发送报告模板,帮助学生完成结构清晰的报告。在小组会面中,小组负责人会将模板以印刷材料的形式分发给每个组员,并一起进行阅读。
  4 新读写与传统读写的影响
  在研究中可以发现,新读写活动,特别是互联网文本阅读,在研究对象的阅读活动中占据了主要地位,这归功于互联网或web 2.0的发展。与第一代Web相比,Web 2.0被认为是“分布式专业知识和智能”的杠杆(Lankshear&Knobel,2007,227),给学生们提供了最新信息,开阔了视野。在本研究中,研究对象几乎都乐于使用互联网,谷歌或维基百科是最常使用到的网站。一些研究对象表示,在阅读互联网上的英文信息时,有时还会使用电子词典。学生X在用软件计算数据并绘图时,如果遇到问题,她会将问题发布在互联网上,寻求相关专家的帮助,并能够得到许多陌生人的解答,其中一些人还以视频模式展示了解决问题的方法。
  但是,印刷文字读写活动的影响力也很大。研究对象在访谈中承认他们还是更喜欢阅读纸质材料。除了对身体的伤害之外,学生Z认为,纸质材料阅读让人感觉更舒适。反馈清单也显示研究对象倾向于阅读纸质期刊文章,认为如果有可能,会将电子期刊文章打印出来阅读。在小组中做展示时,阅读的笔记也通常以印刷材料形式出现。在共同作业的过程中,印刷文字读写活动频率与电子读写活动频率几乎持平。
  研究对象承认,他们处于两难境地。一方面,他们不习惯电子读写,更喜欢印刷文字读写。另一方面,电子读写活动在他们的阅读活动中占据重要地位,尤其是互联网。学生H提到,之所以使用电子读写,最重要的原因是“经常需要商业世界中的最新信息,书本和报纸都给不了,而互联网可以”。学生X则提到,没有足够的书籍提供给同一课程的学生,而印刷材料对环境的伤害也使她更愿意选择电子读写的方式。
  5 结论
  在本研究中,阅读活动分为两种类型,即电子阅读和印刷文字阅读。清单结果显示了研究对象在完成课程作业的过程中各种阅读活动的频率,揭示了电子读写和印刷文字读写对学术生活的影响。在访谈中,研究对象解释了他们阅读活动的细节,例如,详细介绍了通过小组工作完成任务的整个活动,以及阅读地点和做某项活动的原因。同时,他们表达了对电子读写以及印刷文字读写的态度。他们之间有一种共识,认为电子读写不会取代印刷文字读写。
  作为新读写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基于技术和数字设备的发展的电子读写为学生创造了一个多元环境,并在某种程度上刺激了感官,有助于培养学习兴趣。与电子读写相反,印刷文字读写通常通过使用文字和图片这些单调的方式呈现。最重要的一点是,技术为我们提供了搜索最新信息的便利,使电子读写在学术阅读活动中更具魅力。另外,印刷材料的数量可能会被限制。相比之下,互联网上的消息来源可以同时被数百万人共享。对于商科学生来说,数字技术,特别是互联网已成为阅读活动的必要途径。但是,研究对象声称他们更喜欢在纸上阅读。尤其涉及到写作活动时,印刷文字读写更受欢迎。从社会文化的角度来看,印刷文字读写活动具有悠久的历史,已经成为一种深深植根于人类生活和思想的传统习俗。这或许可以解释学生Z所描述的纸质材料阅读带来的舒适感。
  从这项研究中我们可以看出,在大学生阅读实践中,电子读写活动与印刷文字读写活动之间的“竞争”暂时并没有获胜者。将新读写活动和传统读写活动有效结合的学习方法可以创造奇迹,让学生能够通过他们喜欢的任何媒介享受更多有用的信息。
  【参考文献】
  [1]Crook,C.,Fisher,T.,Graber,R.et al. Implementing web 2.0 in secondary schools:Impacts,barriers and issues[EB/OL].http://dera.ioe.ac.uk/1478/1/becta_2008_web2_useinschools_report.pdf, 2008.
  [2]Lankshear,C.,& Knobel,M.Research new literacies:Web 2.0 practices and insider perspectives[J].E-Learning,2007,4(3):224-240.
  [3]Warschauer,M.The paradoxical future of digital learning [J]. Learning Inquiry,2007,1(1):41-49.
  [4]Williams,M.Literacy practices:Two Chinese students at university in England[J].The East Asian Learner,2007,3(1): 21-32.


常见问题解答